长期商务(企业家)工作签证 - 与计划书不符怎么办?


申请此类签证时,申请人必须提交一份商业计划书,批准后申请人必须按照计划书开展业务。但是碍于法令法规或市场变化,有些申请人可以会无法符合计划书,但又为了达成营业额而多些许改变。这个案例是近年来长期受到争议的出口商与出口仲介判断方式,一起来看看不符合原始计划书时有什么应对办法。



背景

上诉人是一名39岁的中国公民,她提出的商业计划书表明她将向中国出口水果,但也包括海鲜、鱼类和肉类。申请于2013年6月6日获批,然后于2016年1月22日,上诉人提出居民申请。作为证据支持,上诉人提供了许多业务上的文件、八笔出口交易文件、以及与新西兰供货商之间的往来邮件。



移民局质疑

移民局2016年4月28日通知上诉人,说明它们不认为上诉人有按照原始商业计划书开展业务,移民局发现她的角色更像是个出口仲介。上诉人并没有持有必要的许可证,能自己安排水果和肉类的出口。相反地,她透过新西兰供货商来做出口的动作,这与原始计划书不符合。


上诉人代表回应

该代表表示,在业务初期,上诉人已向税务专家咨询,专家表示该企业从税务角度来看是属于出口业务。出口商和出口仲介也有本质上的区别,前者拥有货物并安排出口,而后者只有联系作用并收取拥金,上诉人实质拥有货物并利用供货商作为她的代理,因此她是出口商,与计划书并无不符。此外,上诉人有取得MPI出口许可证,并且海关已经将她列为出口商。


上诉人这样做的理由是因为出口水果需要新西兰园艺出口局(HEA)的许可,而针对肉类,中国海关只允许新西兰三家大厂出口至中国,上诉人一家新成立的公司是无法取得这些资格,所以只能委托供货商进行出口。



移民局决定

移民局因为不认为上诉人是出口商,与商业计划书规划不符,拒绝了上诉人的申请。



上诉法院


申请人不满移民局决定而上诉至法院。从上诉人提供的材料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在开展出口业务时遇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挑战。具体而言,她无法从不同的新西兰工业协会(在出口水果的情况下)或中国海关(肉类出口情况下)获得必要的许可证。她无力获得这些许可证意味着,虽然她已向MPI注册出口许可证,并成功在新西兰海关列为出口商,她的企业仍无法在这两种潜在出口方面作为出口商经营。并且,上诉人使用新西兰供应商代表她出口的安排并没有在她的商业计划书中。尽管税务建议将该企业定为出口货物,但并不能说这样做是正确的。因此法院认定移民局的决定是正确的。


然而,BH3.1段规定,就算与计划书不符,申请也有可能批准:

BH3.1与企业家工作签证的商业计划书保持一致

a.针对以下情况,企业家居民签证的申请将遭拒签:

i.主申请人持有企业家工作签证或长期商务签证工作签证,其生意是依据其申请建立;和

ii.该生意与申请人获得工作签证时的商业计划书(经商业移民专家同意随后修改的商业计划书除外)有所不同。

b.虽然BH3.1(a)如此规定,以下情况仍可能会批准申请:

i.已经建立的生意符合企业家工作签证对商业计划书的要求;和

ii.已经建立的企业比起原先批准的商业计划书,需要相同或更高水平的资本投资(见BB3.5.10);和

iii.申请人对新生意有相关经验;和

iv. 该企业为新西兰提供的显著利益,等于或大于原先商业移民专家认定的生意(见BH4.10)。


上诉人的生意已经有与原始计划书(200,000纽币)相同或更高的资本投资水平。该生意符合商业计划书中规定的大小和规模,超过了第二年的预测收入。该生意有获利,并为一名员工在其运营过程中提供稳定和持续的工作。最后,法庭认为,上诉人的生意虽然不能称为出口商,因为它使用了现有的出口商来出口货物,且没有自己的出口许可证,但该生意仍然有利于销售新西兰水果和肉品至中国,可能扩大了现有的出口市场。因此,如果移民局考虑到BH3.1.b的要求,可能会发现上诉人符合这些要求。


鉴于指示的例外情况,法庭裁定上诉成功。



海拓顾问点评


由此可见,在特定情况下,就算生意与计划书不符也未必就一定得拒签,申请人必须考虑到生意是否已经投资比原本计划相同或更多的资金、与新生意是否有相关经验、是否为新西兰带来等于或更大的贡献、以及新计划是否还是能通过计划书要求。当然还有一条路是在经营期间可以向移民局申请计划书修改,但就根据我们经验,在这阶段移民局会隐隐要求新计划书体现出更高的贡献水平,从而增加了最后的难度,而且若不批准修改,申请人也还是必须按照原始计划经营。这时可能就可以考虑走指示例外情况,出口货物若选择不需资质的商品仍有很大的机会可以成功。